戩祭

只要付出代價,你便能隨意選擇。

小小寫手,希望不盜不扒。
歡迎互動,謝謝觀賞

【DBH/反轉AU/漢康&900G/車】

同樣從頭就不可說

*道具PLAY

*放水PLAY

*受受相親

於是乎,神說要有4P就有了4P.


过气的Arctic Fox:

【康丹车,ABO慎入】
试一下,被吞了再说。
小蓝手多的话……就emmm就让妞怀上【ntm??】下次画他俩的孩子嗯。

骑士、承诺、背叛

骑士有着一头柔软的金色长髮、像蓝宝石般般瑰丽的双眼以及高洁的品性。

但他的骑士荣誉受到了挑战。

骑士向上帝祈祷,给他明确的方向,告诉他该怎麽做。

他该怎麽面对他的君王?

他该怎麽面对他的妻子?

上帝是公平的。

给他受人称赞的外貌、给他高超的学习天赋以及至高无上的荣誉。

还给他怀揣阴暗的内心。

骑士痛苦挣扎着。

当君王给骑士一位佳人时,他痛苦。

当君王让他随侍在侧时,他依然痛苦。

而这次,骑士选择忠于自己。

END

【老九門/副啟八/車】割腿肉煲湯

我就是太餓了來割腿肉www
簡單來說就是副→八,啟→八跟副→啟的合體(邏輯呢

佛爺就是個不讓人上的雙插頭,可以的話就繼續囉!


「那個、我說,佛爺啊……我們、我們能不能走慢點啊……」

男子趴伏在男人的右肩緊抓著男人的衣服,蔥白的手指撚得死緊,連那平時的不起的青筋都明顯的可以。

從遠處來看男子儼然一副小鳥依人的模樣,雖說更像是身體不適。

「好啊,讓副官來這抱你。」


男人抿起唇輕笑,只有男子離得近才聽得一清二楚,男子用力搖搖頭覆又垂在男人肩上。

「別、佛爺,這裡……大街上的……」

「這不是有人在大街上用更羞人的玩意兒嗎,嗯?」男人伸手攬著男子的腰,腳下放緩了速度,手指意有所指的捏了捏男子柔韌的腰,沒有一絲贅肉。「你說是不是啊老八。」

男子渾身一顫腳下沒能站穩只能靠著男人的手臂支撐,蒼白的臉染上紅霞,整個人看起來健康許多。

「走吧,副官還在等我們呢。」見男子紅著臉不知所措的樣子男人又笑了笑,一巴掌打在男子臀部開口催促。「難得上街走走,老八你一定得這樣嗎?」

男子委屈的瞪了男人一眼後怯懦地低下頭,知道男人平時的性子也急能這樣陪自己用比烏龜爬快不了的速度餓著肚子往餐廳走已經是極限了,可是男人也不想想是誰害的,他自己也不想這樣啊!!!

當然,這話男子是說不出口的,一字一句只能透過眼神投遞給那神色悠哉的男人,即便用膝蓋想也知道自己現在的姿態有多麼招人。

男子咬著下唇努力不讓聲音洩漏,面色潮紅的男子連呼吸都帶著一股熱氣,男人有些受不了,想著乾脆打橫帶走算了,可是又想到副官的叮嚀總是氣不打一處來,抓著男子纖瘦的手臂就往前邁進,男子瞄了男人一眼只得腳步虛浮的踉蹌跟上,總得來說是有比剛才快上那麼一點點的。



邏輯死亡


【老九門/佛八/車】大概是溫柔日常

男人回到張家大宅已是深夜了,他脫下披風讓副官掛在玄關,副官行了禮便又離開了,張啟山走上樓梯,一邊褪去皮衣和身上的其他玩意。

今日的會談簡直是一團糟,除卻對方根本沒有心要談生意以外,竟然還派人去砸場子,雖然沒什麼損失但張啟山的心情怎樣好不起來,這種意料之外的小麻煩一天不知要碰上多少回,可這次他就是特別不高興,也許是因為對方拿槍指著他令他深深感到被冒犯,又或許對方砸得不只是他的場子。

還有老八的家。

那些人不知道從哪聽來張啟山很看重九門裡那個姓齊的算命先生,一沒背景二沒家業好下手得很,帶著刀槍棍棒就闖進了八爺住處侵門踏戶,所幸當時八爺不在家,雖然不少好東西都被砸了,但對佛爺來說人沒事就是不幸中的大幸。


明天就過門兒



【劍三/喵毒/BG】自己的媳婦兒自己養

因為很可愛,自己也很喜歡就發了

很久很久沒玩劍三了(電腦不行),但還是很喜歡這個江湖

那個西域名我真的糾結很久,然並卵


明教在這戶人家觀察三日了,任務是要取這家獨生女的性命。

小五毒生得玲瓏標緻,小小年紀舉手投足便有一種五毒特有的風韻,笑容稚氣明亮。

明教對於還不及自己腰部高的小五毒有種說不出的興趣,他久居西域,就算有任務也通常是在中原,不是沒見過在外闖蕩的五毒門人,一個賽過一個的妖艷美麗,但這是第一次來到五仙教的根據地,費了明教好一番功夫才找到位置。

隱身跟著小五毒又是兩日過去了,隨著小五毒走遍整個五仙教的風光景致,的確是美不勝收。但更多時候,明教的眼睛是跟著小五毒到處轉。

他從沒見過像小五毒一樣聰穎又惹人憐愛的孩子,那雙水亮的紫色眸子不時望向明教所處的地方,第一次明教還有些心驚,幾次下來小五毒也不似真的發現自己才放心下來,小五毒大多時候都和大人或其他孩子在一塊兒,她的身形在同齡的孩子裡顯得特別瘦小,不過即便小五毒孤身一人的時候明教也沒想過要動手,彷彿回到出師前的試煉一般,沒能下的了手。

太陽要下山了,明教窩在小五毒的房間角落發呆,直到小五毒回房才回過神來,小五毒先是在房間裡轉了一圈,最後坐在床上,纖纖裸足在床邊晃盪。

今天的小五毒不太一樣。

明教意識到。

「吶、你是中原人嗎?跟著我這麼久都不出來見一面不太符合中原人的禮儀吧?」小五毒噙著笑,身上的銀飾反射紅融融的火光,既疏離又溫暖。「你是來殺我的嗎?」

小五毒轉頭望向明教所處的位置,和明教對上了眼,明教眼神一凜迅速決定好離開的路線,彎身輕手輕腳的往窗戶走去,小五毒的眼神並沒有跟著明教。

正當明教要翻窗出去時,一抹陰冷的觸感纏上明教的腳蜿蜒而上,低頭一看是隻青綠色的蛇,鱗片上隱隱有浮光流轉,小五毒走到窗邊,伸手觸碰明教的身子,柔軟細嫩的小手滑過明教的身軀,但因為身高不夠,夠不到明教的脖頸只能抱著手臂,孩子擺出一副無辜的神情道。「你不能現身的話也沒關係,待在這裡好嗎?」

明教頓了一下,拉開小五毒的手,小五毒露出失望的神色低下了頭。

下一秒,小五毒就離開了地面,緊張地抱住明教的頭,意外地發現明教現身了,但是戴著白色的兜帽看不見確切的容顏,明教將小五毒放回床上。

「你叫什麼名字?我叫……」

小五毒話還未完便睜著一雙明眸不可置信地望著明教,溫熱的舌舔過她粉嫩的唇,撬開牙關糾纏著裡頭的軟舌,在小小的口腔裡滑過一次又一次。

「我,來自西域。」

明教放開小五毒柔軟的唇瓣,小五毒震驚的表情還沒從臉上抹去,明教笑意匪淺地舔了舔唇,紅潤的舌尖使得小五毒不禁紅了臉。

「這是、你們西域、西域人打招呼的方式嗎……?」

小五毒強自鎮定從容地說道,小小的嘴一開一合讓明教心猿意馬,彎起異色的雙瞳,唇角勾起一抹微笑。「是。」

明教的臉被兜帽遮住,小五毒只能看見那抹勾人的微笑,摸了摸自己的唇,明教身上有種清冷的氣息,方才的吻卻是炙熱的,小五毒咯咯笑了起來。

完全不明白小五毒為何就笑了的明教滿腦子問號,想著五仙教的人們是不是都這麼奇特,伸手捏著小五毒的臉讓她別笑了,小五毒紫色的雙眸盯著明教的臉,淘氣純真的笑容擄獲了明教的心。

撲通、撲通。

明教想,自己可能是喜歡這個小五毒的。

「可以不殺你,但是你要跟我走。」

明教高大的身形罩住了小五毒,小五毒乖乖躺在明教身下。「你要殺我這兩天有無數的機會,怎麼樣,我們五仙教還挺漂亮的不是嗎?」

小五毒大膽地抬手摸明教的臉,「我跟你說一個故事。」

「五毒的村莊裡有一戶人家生出了一個小女嬰,祭祀說小女嬰根骨奇佳被選中了要成為下屆教主。」

「女嬰的父母興高采烈的把女嬰送進五仙教,小女嬰自三歲之前喝得不是母奶或羊奶,而是五毒的秘方,限制女嬰的生長。」

「到了女孩兒五歲時,長老給女孩兒戴上了象徵身份的銀飾,從雙腿開始。劇痛難忍,女孩兒天天只能臥床無法站立,長老說是在替女孩兒養蠱,未來好驅使蠱物。」

「再來是雙手,最後是整個身子,銀飾貼合女孩兒的身軀,不論何時何地都有一種蟲蟻在蝕咬得疼。」

「女孩兒長得很慢,長老說教主從小就要能夠忍受痛苦,除了養蠱之外還要日日受蛇毒蝕骨。」

「女孩兒沒見過父母,不想當教主也不喜歡這樣的生活,但是沒人在乎女孩兒的想法。」

小五毒咬著唇但嘴邊的笑意不減,明教看著小五毒難過的樣子,覺得胸口有個地方鈍鈍的疼,明教有些遲疑的撫著小五毒烏黑的髮絲,見小五毒沒抗拒便將孩子摟進懷中。

「……再給我兩天時間,帶我走。」

小五毒軟糯的嗓音因為布料阻擋的關係聽得不大清楚,但明教點點頭,拍了拍小五毒的背,和小五毒一起倒在床上,在小五毒的額上親了一口。

「睡覺,我在這,陪你。」

小五毒小小的手抓著明教的衣服,冰涼的雙腿貼著明教光裸熱乎的胸膛,眼淚從眼眶裡不停地冒出來,小五毒用力點了點頭,深吸幾口氣,在明教懷中睡去。

隔天早上小五毒醒來並沒有看到明教的身影,近幾日開始熟悉的視線也不復存在。

兩日後的夜裡,明教來找小五毒,小五毒打包了滿滿一個精緻皮包的物品,明教沒有說什麼,抱起小五毒從窗子翻出去。

夜裡離村子旁的林子起了大火,村人忙著救火之後發現一名小女孩的屍體,屍體燒得焦黑無法辨認,但地上還有融化的銀白礦物,村人通知了五仙教門人將屍體領了回去。

長老們發現年僅十歲的預選教主不見了。

「大喵,我們還要走多久?」小五毒縮在明教懷裡,抬頭望著臉色嚴肅的明教,更正,明教的臉一直都長這樣。

小五毒離開五仙教已經三日有餘了,兩人一直是晝伏夜出,不停地趕路,小五毒知道了明教是來自西域的明教弟子,聽說那裏的人養了很多波斯貓。小五毒沒見過波斯貓,但是她想應該不會跟一般的貓咪差太多,覺得明教也像貓兒一樣安靜獨立,卻比貓大的多,於是就大喵大喵的稱呼明教,明教沒有反對,在小五毒喚他時也會應著。

「嗯。」明教騰出手拉低帽簷,一手抱著小五毒,腳下雖奔波著卻一點也不顛簸,「閉眼。」

小五毒依言閉上眼睛,溫熱的小手抓著明教薄薄的衣料,下墜的感覺很快就停了,小五毒睜開大大的紫色眼睛環顧整個簡樸的房間。「大喵,我們就在這裡過夜嗎?」

明教點點頭,脫下外兜露出他的一頭白髮和金藍異色雙瞳,小五毒被明教那雙奇特的眼睛深深吸引了,直到明教拍拍她的臉才發現床上多了個布包。

「脫衣服。」

小五毒聽話地脫下紫色的外衣,明教皺了下眉頭。「全部。」

雖然疑惑,小五毒依舊褪下全身衣服露出因為不見天日而過度白皙的身子,像是瓷娃娃一般裝飾著整身亮晃晃的銀飾,加上幼女精緻柔軟的臉蛋,明教深深懷疑五毒門派的正當性。

抱起小五毒仔細檢查過一遍,確定哪兒都沒傷到之後捏了把肉嘟嘟的小屁股,明教才放小五毒從布包裡拿衣服穿,自己也脫去剩下的衣物。

小五毒看著身材精壯的明教一身被太陽曬成蜜色的肌膚,又看看自己細胳膊細腿的身體,認命地套上明教不知從哪找來自個兒門派的蘿莉服飾。

明教再望向小五毒時,從來沒有像現在一樣如此深刻的感受到自家門派的服飾有多麼不妥。

深吸了一口氣,「不能拿下來?」

小五毒後知後覺的才意識都明教指的是她身上的銀飾,蘿莉的衣服依著大漠既有的慣例露出大片肌膚遮不住明顯不屬於大漠風格銀飾,小五毒搖搖頭。

「這些銀飾都下了蠱,以我的血肉餵養了五年有餘,已經分不開了。若是強行摘下,我會死掉的。」

「疼嗎?」明教憐惜地觸碰冰涼的銀飾,臉上依然沒有表情,小小的手掌覆上明教的,小五毒拉著明教的手放在臉頰蹭了蹭,臉上盡是滿足的笑意。

「一開始挺疼的,現在已經習慣了。」

明教點頭表示了解,摟著比一般孩子還瘦弱的小五毒爬上床。「在明教生活,名字要換。」

「慢慢學,講話。」

「要成為明教弟子……心法、不能換?」

看著明教皺起眉頭的樣子,小五毒咯咯笑了。「武功似乎沒法從頭開始,不過我帶了五毒的秘笈抄本,自保尚不成問題。」

小五毒明亮的笑容讓明教放寬了心,素聞五仙教擅長驅蠱使毒,奇妙無比,小五毒又有慧根想必是能保護好自己的。

但現在明教還是會負起保護小五毒的責任。

「名字,就你給我取一個吧。」小五毒張手環住明教的頸子,親暱地額抵著額。「你也還沒告訴我你叫甚麼名字呢。」

明教想了好一會兒,實在沒什麼想法,所幸先說了自己的名字。「阿爾斯蘭塔依。」

小五毒一臉茫然的望著明教,明教只好絞盡腦汁回想自己的漢名,最後還是搖搖頭,明教是真不記得了,只知道教主姓陸,自己的漢名也是教主給取得,但實在是用不到,「阿爾斯蘭,也行。」

「大喵。」小五毒瞇起眼睛,沒有依明教的意思喚他的名字,但是明教不在意,摸摸小五毒的頭。

「奴兒,狄麗達爾奴兒。」小五毒眨眨眼,問了明教什麼意思,明教閉上眼睛面部的線條似乎柔和了些,「你,是我心中的光明。」

小五毒又笑了起來,眉眼彎彎很是好看,又問了他名字的意思,這次明教就皺了皺眉。「阿爾斯蘭,獅子。塔依,可愛。」

小五毒喃喃唸了幾聲自己的新名字,滿意地點點頭。「漢名就叫陸仙兒吧。」

「仙兒。」明教喚了聲,小五毒乖乖地應了,明教用手指捲了小五毒的髮尾幾圈。「睡覺。」

事情解決了,小五毒也睏得不行,窩在明教的懷中閉上眼睛,明教一下一下撫著小五毒的髮絲,低頭在紅潤的唇上落下一吻。


【原創/車】處/男

陳子翔是個大學生,從小到大的三好乖寶寶,父母都是公務人員,家境小康,陳子翔上大學之後就替他租了個學生套房,環境不錯,唯一的缺點就是離他的大學有點遠,在套房對面的是一所挺有名的體育大學。

 

因為打工的地方在學校附近,每每回到住處都已經要半夜了,小區只有幾攤鹽酥雞跟便利商店還有營業著,再下去除了路燈底下的範圍以外就大多都是黑瞎燈火,陳子翔不只一次在套房外頭那條街上看過那個英俊的男人,一個禮拜最多能見上四次。

 

男人長相十分中性,打扮的時髦卻不誇張,金棕色的頭髮微捲貼在頰邊,最常見的樣子就是一件長袖V領衫ㄇ搭配黑色的緊身褲,修長的腿部跟臀部的曲線一覽無遺,有時手上會點著煙緩緩地吞雲吐霧,看見陳子翔經過時都會微微一笑或是點點頭算是打聲招呼。



破瓜


【MHA/爆轟/車】最喜歡敵人的個性了

*產/乳注意

*職業英雄前提

*交往前提

*他們屬於對方,OOC屬於我

 

 

 

轟身體不舒服。

 

爆豪心想。眼角餘光從沒離開過對方的他回想了下,症狀似乎是在抓捕了敵人之後才開始的。

 

但是爆豪瞥了一眼,還是和事務所的人一同離開了現場,再看到轟是晚上回到家之後了。

 

兩人交往之事沒有告訴他人,也沒有特意隱瞞,共同好友綠谷知道後反應不大,雖是意料之外卻也是意料之中。


爆豪還是那個爆豪勝己,容易爆炸的性格和相對冷靜的頭腦從未變過。轟也還是那個轟焦凍,對爆豪的挑釁置之不理,往自己所期望的方向前進。


腳踏車